永远都困

叨逼叨逼的,大号都是些废话,不要看了。

基因编辑。

这个是xx词吗?


最近取关了一个写手。因为她微博对基因编辑的转评是“不知道哪一天你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基因被黑心医生改写了,太可怕了”。...她转的那篇解释的又清楚又中肯,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这个荒谬结论的。
然后我去晋江读了读她入v的故事。小妾用从未踏足形容,仿佛小妾是地板。御驾旁骑马还信马由缰,可能是想死吧。真的不要强行用成语啊。因为这些,阅读体验很差。
可是她的故事开头看起来又很有意思。上一个我看的百合写手就是用生动华丽的文字描写狗血脱缰的故事。这个人就是用不通的文字写还算有意思的故事。我好痛苦,怎么样找高质量百合写手啊,priest写百合吗?

我的文力太低了,我要哭了。

写文使我死亡。


在太行山上(上)

因为129合唱要唱《在太行山上》,所以突然开了一个脑洞。Lo主渣文笔,不是考据党,bug可以告诉我,但是我不一定会改,有很严肃的错误除外。短小且没有笔力解释前因后果。主要是宣泄一下唱抗日救亡歌曲的情绪吧。

国设,史向,无cp。不会出现菊,其他APH角色就更不会了。

重点:真实历史人物出现预警。与三次元真实的历史人物无关。伟人的归伟人,我只是开脑洞,无意引发严肃讨论。

没写完实验报告的一夜爆肝,居然还拖成上下两篇,希望我还会填。真·越到死线我越浪。下篇应该会是王耀视角,不过时间应该还是承接唱歌。

 

1938年,武汉。

正下着一场夏日急雨。潮湿感和下雨也未能完全消除的闷热,一并让人觉得黏腻而不能摆脱。虽然天气阴沉,天色昏暗,但室内并未开灯。冼星海正在弹《在太行山上》的B部分伴奏。,钢琴声刚刚落下,一阵不疾不徐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星海,是我。”原是郭沫若的声音。

他一边应着“就来”边来到门口,一开门却愣住了。面前除了郭沫若,还站着周恩来和王耀,三人微笑地看着他,拄着的伞在地上积了一小片水渍,不知在屋檐下站了多久。他几乎喊了出来:“中……王先生!”随后觉得不妥,又压低音量:“还有郭老,周先生。你们在这里站了多久了,怎么不敲门?快请,快请进。”

王耀察觉出他的紧张,礼貌的微笑又更加亲切温柔,握手时道:“我下午跟恩来商议了一些事情,听说恩来要来,择日不如撞日,我也就一道过来拜访先生了。”周恩来于是解释来意:应委员长的要求,他和郭沫若最近正准备武汉纪念抗战一周年群众歌咏大会,听说冼星海为之前桂涛声写的抗战歌词谱了曲,便想过来听一下歌曲。冼星海连声说不敢在三人面前当“先生”,让王耀称他星海,王耀也想他不拘束,于是当即叫了一声,似乎反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一边把三人往书桌旁的太师椅引,一边抱怨自己都没来得及收拾,这里实在是太乱了,这时他倒真像个手足无措的小辈,言语间充盈着热切真诚的情绪。

三人坐定,都招呼冼星海别忙去泡茶,其他招待则更要省略。他也就也坐在旁边的木椅上,只把手边上平时作曲习惯吃的糖递过来,跟平时见的更多的郭老叙些闲话,谈一谈歌咏大会的细节。

谈话间他也悄悄观察自然地融入这谈话氛围的王耀。虽然只有过远远的一面之缘,但是读过报纸看过告示,一次次经过挂着画像的学校走廊,谁不把祖国先生的容貌烂熟于心。与不得随意窥天颜的曾经不同,从清末到民国,王耀的照片因为少反而更广泛地流传,几乎人人都“识得”自己的祖国。但是王耀显然近况不怎么理想,因为瘦削而凸显的棱角哪怕放下两侧的刘海也无法掩盖,面容也没有多少血色,跟照片上的他还不很一样。他举止谈话待人接物仍然保持着一种令人如沐春风的风度,冼星海却感觉到,骨子里一股刀锋般的决绝意志,在他温柔的气质里更加明显,并且支撑他,让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哪怕是近乎病容,也给人支撑下去的勇气。

“……桂涛声也是我的好友。他说他在陵川,亲见太行山王莽岭的千沟万壑,抗敌队伍的艰辛,也亲见自卫队短短时间就从300多人扩充到上千人的场景,母送儿,妻送郎。”冼星海说着,两颊显出不自然的绯红,仿佛是情绪激动极了。听着他的叙述,王耀似乎有些微微出神。郭沫若接道:“那就让我们听听这这首歌如何?”冼星海有些遗憾地说:“当然。可惜这首歌是二声部合唱,我一个人唱,气势总弱些。”周恩来笑笑说:“我也识谱,倒可以来滥竽充数一下,唱第二声部。”

冼星海十分惊喜,二人一拍即合。他便坐到琴凳上,深吸一口气,刚刚像孩子一般毫无遮掩的喜悦情绪荡然无存,脸上只剩下凝重。他一抬手,琴声便流淌而出,他一张口,雄浑的歌声便涌流而出,回荡在小小的居室内。

红日照遍了东方

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听吧!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他在哪里灭亡!

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他在哪里灭亡!

 

写这篇的许多无用细节(是的我知道很无用估计只有我自己看得懂)会在下篇跟后记一并放出。我觉得王耀应该跟周先生相对来说比较投脾气,莫名就这样感觉。另外我觉得王耀应该很习惯对非政治领域的人作为长辈一般亲切称呼:)。


我第一次知道301还有中心花园。

已经沦落为抽烟花园,闻到就恶心。

其实正说明301至少楼内禁烟到位叭。

外科大楼消毒水味比我去过的其他大楼都浓,瞬间勾起我的恐惧和紧张,走了几步就开始肚子疼。
3次点名不到就不能考试。我是不是可以滚回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奥兰多你在说什么哈哈哈哈哈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哈哈哈哈哈哈哈
奥弗有太太,暖樱暖可不可以拥有姓名(哭)

不想成为画手的写手不是一个好剪刀手。


来写写今日感想。

不能算吵架,不过我觉得爸爸妈妈走了我也就没什么动力生活了。

不能播asmr了居然。跟不能听天朝渣男图鉴一样影响我的心情。更影响。

我基本没见过打擦边球的,为什么禁止别人的正常娱乐。

西游记,我想起西游记,居然觉得孙悟空和师父一起去扫塔是最温情的时刻。

我有点想念大圣归来。


【脑洞】梦里梦到一个脑洞,醒来就要写下来

真·梦中脑洞,瓶邪现代AU,存一个。脑过就算写过!

  大概是吴邪开了一家店,现在想想大概是有淘宝的古董店比较正常,但是梦里梦到的居然是一家饭馆吴山居(不是),醒来模模糊糊的时候想调香师开店也不错。贪心不足蛇吞象

  总之古董店非常佛,大部分展品都懒得展览出来,丢到仓库按时维护就好,商品和价格都在淘宝上列出来。店员依旧是扫雷的王萌萌。

  有一天万年没有正经客人的古董店来了一个(梦里梦到的其实是瞎胖瓶都在)看起来非常不善的人。只会扫雷的王萌萌就方了,叫老板下来救命。并且告诉客人商品都在淘宝上。张起灵默默下了一个打开淘宝。

  然后吴山居的老板就下来了,吴老板是什么人,这种场面自然不怵,随着张起灵翻到哪非常自然地随便说了几句介绍商品的话。然后张起灵突然把手机翻过来,指着一个标价最高的(大家尽情脑补)商品问,这是什么。

  吴老板差点被吓到,一个人面无表情地说出类似质问的话语实在可怕。不过他看清楚就差点失笑,说这个不是商品,这是标他的名字,标一下这家店老板是谁。os:不然我出现太少都以为是王萌萌。)然后自作聪明地跟客人开玩笑说:“当然,你要是真想买老板也不是不可以。”配合wink食用更佳。

  然后没有半分钟,他的淘宝收到了“吴邪”的订单。他一脸震惊地望过去,发现张起灵面无表情正气凛然地继续逛商品,他居然硬生生读出了一份无辜,刚要张口骂街的嘴就噎住了。最后憋成不敢相信的气声:“卧槽,你买这个干什么???”

  时隔n年的转身,他才知道当时张起灵根本就不想卖古董,而是有一天路过时看到了从古董店出来的吴邪,然后花了三天时间决定了以买东西为名见面,然后花了三秒钟时间决定了这个不知是高明还是生硬的撩汉方式。

  预警:一句话变刀。

  

  可是张起灵都已经离开了,他知道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发现一个秘密,一个星期吃150的话,一个月只需要600就可以了。